1. 首页
  2. 专栏
  3. 险企高参
  4. 正文

独家重磅!被接管原“明天系”保险帝国转身:华夏寿天安寿原核心高管悉数“下课”,风险处置步入新阶段,“引战”工作任重道远

  • 2021年12月01日
  • 16:25
  • 来源:
  • 作者:左良

作者:左良

来源:险企高参


备受市场关注度的原“明天系”保险帝国的两大重要棋子——天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天安人寿)、华夏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华夏人寿)接管工作迎来新进展。


有权威人士向日前《险企高参》透露,“天安人寿、华夏人寿的原管理层及核心团队近乎全部“下课”,仅华夏人寿保留2人。薪酬上仅发基本生活费。相关职务由接管组以及托管组成员接替。在接管结束之前,已‘下课’的高管们需协助监管调查,不得谋求新的去向。 ”


公开资料显示,华夏人寿、天安人寿等保险机构是“明天系”案发前几年的主要融资渠道,资产规模和股东占款规模也最大。迄今为止,“明天系”在相关机构造成的窟窿约上千亿元无法弥补。自去年接管以来,接管组依法合规对天安人寿、华夏人寿进行风险处置,开展清产核资、资产处置等相关工作,积极为天安人寿、华夏人寿下一步走入正轨创造有利条件。


业内人士指出,原核心管理层“大撤退”,表明监管对于两家险企风险处置成果的肯定。与此同时,接管工作已经进入了“关键期”,接下来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或将被提上议事日程。

天安人寿管理层悉数“下课”,

华夏人寿仅保留两名高管


去年7月,在市场呼风唤雨20余年的“明天系”,旗下天安人寿、华夏人寿等核心风险金融机构正式被接管,其资产也已经在一年多的接管期内被有序清理并承接。


对于天安人寿、华夏人寿而言,进行风险处置无疑是当前最重要的工作。然而,在此重要时刻,据权威人士向《险企高参》透露,“天安人寿、华夏人寿的原管理层及核心团队近乎全部‘下课’,仅华夏人寿保留常务副总裁提建设等两人。薪酬上仅发基本生活费。相关职务由接管组以及托管组成员接替。”


“在接管结束之前,已‘下课’的高管们需协助监管调查。直至历史问题查清之后,才能离开所在险企,自主就业、创业。” 权威人士进一步透露。


《险企高参》注意到,天安人寿、华夏人寿的偿付能力报告均停留在2020年第一季度。


根据两家险企的偿付能力报告显示,天安人寿管理层成员包括:总经理陈玉龙、副总经理、财务负责人唐宁、副总经理张连庆、副总经理解彤、副总经理陈颀、总精算师刘勇、董事会秘书王伟、副总经理李磊、财务负责人唐宁、监事会主席陈祥义等人。


华夏人寿管理层成员包括:董事长李飞、监事会监事长项子强、总经理赵子良、高级副总裁关海祥、常务副总裁提建设、高级副总裁于振亭、副总经理元虎、总精算师李建伟、审计责任人刘冬、副总经理邹明红、董事会秘书彭晓东等人。


按照有关规定,自接管之日起,被接管机构股东大会、董事会、监事会停止履行职责,相关职能全部由银保监会派驻的接管组承担。接管组行使被接管机构经营管理权,接管组组长行使被接管机构法定代表人职责。


值得一提的是,天安人寿、华夏人寿的接管组均在今年有所调整变化。


2月,银保监会官网公告,经银保监会研究同意,调整天安人寿等接管组组长、副组长人选。公告称:天安人寿接管组增补一名副组长,由姚渝同志担任;6月,再次调整华夏人寿接管组组长人选。银保监会人身险部一级巡视员刘宏健接任华夏人寿接管组组长。


目前,天安人寿、华夏人寿两家保险公司接管情况为:华夏人寿:接管组组长:刘宏健(银保监会人身险部副主任,一级巡视员)(6月调整);接管组副组长:黄志强(保险学会党委委员,秘书长)郗永春(银保监会资金部副主任)郑海阳(信达资产天津分公司党委书记,总经理)


天安人寿:接管组组长:陈映东(银保监会人身险管部主任)接管组副组长:江先学(银保监会天津局巡视员)张忠良(保险保障基金党委委员,副总经理)姚渝(信托业协会监事长,曾任人身险部产品处处长)(2月增补)。

风险处置步入新阶段,

“引战”工作任重道远


在业内看来,原核心管理层“大撤退”,表明监管对于两家险企风险处置成果的肯定。


与此同时,接管工作已经进入了“关键期”,接下来引入财务实力雄厚、核心主业突出、社会声誉良好、公司治理规范、有实力、有意愿支持公司长期稳健发展的战略股东,是华夏人寿、天安人寿风险处置的核心任务。


“引战并非易事”,据权威人士透露,“银保监会对于保险公司股东资质审核比较严格。目前要找到一家既有资金实力接盘股权,又能够符合监管导向的投资者实属不易。后续还可能要补充偿付能力缺口、弥补资产损失。这对于股东潜在的资金需求更大,这对买家持续出资能力也提出挑战。”


除此之外,现在与资本热衷谋求金融牌照的时代已经不同,不少投资者开始回笼现金流,资本对保险牌照的价值认识逐渐理性,目前牌照市场中并不缺乏标的,且价格已经有所下沉。


以大家保险集团有限责任公司(下称:大家保险)为例。9月底,大家保险98.78%股权二次挂牌期满后,仍然未征集到意向受让方,信息发布终结。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撤下大家保险股权转让的页面。


据了解,此次98.78%股权挂牌价为302.12亿元,较上一轮挂牌价打了九折。尽管如此,截止9月26日,大家保险仍未收到来自任何意向买家的股权受让申请文件。


这意味着,这一规模高达300多亿元的引入战略投资者计划最终“流标”。 此前TCL、厚朴资本、海蓝实业、春华资本、厦门金圆、京东、奇瑞等都曾表示过对大家保险股权的兴趣。随后有消息爆料,大家保险或将三年内不再考虑引战事宜,公司层面决定先改善公司经营。

接管期限延长一年

上千亿元窟窿待填补


时间回溯到2017年年初,“明天系”实际控制人肖建华归案,其隐秘控制的多个金融资产风险暴露。


经调查自1999年明天控股集团正式成立以来,“明天系”通过无数壳公司非法占有或控制大量金融牌照,长期占用大量金融机构资金,形成大股东逾期占款无法归还,最终无力自救,偿付危机不断,最终不得不由监管部门依法委托机构接管。


2020年7月17日下午5点,银保监会发布公告,鉴于华夏人寿、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、天安人寿、易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触发了接管条件,为保护保险活动当事人合法权益,银保监会决定对上述机构实施接管。


同时,接管组依据相关法律,银保监会委托机构托管。其中,国寿健康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托管华夏人寿、新华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托管天安人寿。接管后,被接管机构继续照常经营,公司债权债务关系不因接管而变化。接管组将依法履职,保持公司稳定经营,依法保护保险活动当事人等各利益相关方的合法权益。


接管期初定一年。然而,2021年7月16日,银保监会决定延长“明天系”旗下华夏人寿、天安人寿等多家机构接管期限一年,自2021年7月17日起至2022年7月16日止。


银保监会公告称,实施接管以来,各接管组恪尽职守,勤勉尽责,积极推进现场检查、清产核资工作,基本摸清了风险底数,维持了公司日常运转,避免了金融风险扩大和经营状况恶化,最大限度保护了保险活动当事人、信托投资人的合法权益。


资料显示,华夏人寿、天安人寿等保险机构是“明天系”案发前几年的主要融资渠道,资产规模和股东占款规模也最大。迄今为止,“明天系”在相关机构造成的窟窿约上千亿元无法弥补。其中,被接管的“明天系”保险公司中华夏人寿的资产规模最大,2019年底总资产为5873亿元;2019年年末,天安人寿总资产2036亿元,亏损25亿元。